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传统VC:币圈寒冬“摆渡人”

小X| 2018-11-26 13:32 阅读 212 评论 0

文|主笔 Vincent

区块链潮起,传统VC即与加密货币产生了关联。最早搭上这班车的薛蛮子曾笑言,“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”。


相较传统企业融资往往经历A、B、C、D乃至E轮并上市才能形成正向现金流,区块链项目融资却是天使轮、私募后直接上市套现。两者财富自由之路泾渭分明。

2018年4月以来,加密货币市场进入熊市,投资者与项目方接连失血。被裹挟在熊市洪流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无力感。钱,成了战胜冷冬的唯一法宝。

“币圈的寒冬,很可能是传统VC的春天。”长期跟踪、研究新经济领域前沿动态的链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明镜判断,眼下是区块链项目进行股权投资的最佳时期,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的传统VC,应当参与这场“伟大的博弈”。

少数先行者的派对

斯坦福大学辍学创业的早期“比特币党”人相信,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此话用于形容国内区块链行业发展初期,亦不为过。

“数字货币就是个流量生意。”在币圈赚得盆满钵满的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说。

从大学毕业开淘宝店起,吴幽在古典投资领域有过很多标签。然而他认为,任何阶段都比不上币圈刺激:“有时半夜醒来,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财富的膨胀让他有了更多追求。迄今,他共投了EOS、Blockhouse、Dnet、Arcblock、Sankobt等近50个项目。年仅28岁的他,已是46亿人民币规模基金的管理者。

在无意中闯入币圈的95后创业明星、极豆资本创始人张议云看来,真正的大钱不是赚来的,而是捡来的。

因投资玛雅矿机、尚亚交易所、深创学院等众多项目而发迹的张议云表示,极豆资本的投资专注于矿机、矿产与交易所。投资标准也非常简单:价格不贵、团队OK、价位合适。

而从怀揣“找到吃饭的门路”到一手创办了得资本,出生于湖南娄底乡下的易理华也上演了“血泪奋斗史”。他告诉核财经APP,自2015年布局区块链,他先后投资了EOS、公信宝、量子链、唯链等100余个区块链项目。

吴幽等人的经历,真实再现了区块链行业吃螃蟹的故事。先行者中,还有如今币圈耳熟能详的薛蛮子、吴忌寒、李笑来、赵东、郭宏才,传统资本则如分布式资本、真格基金、红杉资本、IDG等机构。

据张议云观察,早期区块链项目对传统VC的依赖和粘性并不高,币圈的资本市场就基本实现了自给自足。不过,如果说躺着赚钱是早期少数人的飨宴,那么在ICO风暴期,更多的传统VC机构不是没有发现机会,却碍于传统投资逻辑与机制,与区块链失之交臂。

吴幽对此深有感触。“数字货币在国内萌芽的头两三年,传统 VC 机构里很少有人认真、严肃地对待过它们。绝大多数人把数字货币视为互联网金融的细分领域,而且区块链技术学习成本高、政策风险大。”

他告诉核财经APP,一位传统VC 机构的朋友曾想试探性地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,还进行了详细尽职调查,结果半道被告知项目私募已完成。

“币圈当时玩得太狂野。项目启动后,基石份额通常是ICO时价格的二至三折,明眼人一般在这阶段下手。基石份额分完后,私募环节的价格在ICO时五至七折,这阶段会吸收一些优质外围投资者,后面便是上市获利。整个流程3个月左右即可完成,根本不按传统VC的套路募资、投资。”笃定“区块链是未来”却错失良机的某VC机构投资总监Alen不无遗憾地说。

DFund合伙人杨林苑也告诉核财经APP,大部分传统VC之所以未能在区块链领域找到通路,主要是LP限制和决策机制等原因,还处在学习和了解阶段。

用易理华的话说,就是传统VC在面对区块链时反射弧太长。

传统VC助涨亦助跌

对许多传统VC来说,机会可以错过一次,但不能错过第二次。或许是去年ICO火爆带来了示范效应,在Alen等人印象中,2018年成为传统VC大量涌入区块链行业、仓促上车的一年,尽管在他们眼里,活跃在国内市场的多数传统VC更像套利机构。

“在国外,VC定位很清晰,旨在发现有潜力的项目、团队乃至行业,然后用资本和资源进行长期孵化,甚至培育生态。”Alen说道。

无疆科技CEO陈鸿道对此颇为认同。

他说,一些投资机构的加密货币市场运作相当简单:一是靠撒币逻辑来投资,几乎逢投必赚;第二,套利期很短,因为发币周期短,上市后即可平安撤出。“我接触的十几家投资机构,都是这种短线打法。”

在业内,鉴别传统VC良莠并非难事。久经沙场的Alen坦言,一个VC是否为套利而来,看两点便知真假:第一,割韭菜问题,一般会严格要求社群体量,实际是看项目方裹挟的韭菜数量。第二,时间问题。很多机构投项目时,有些条件苛刻且不合理,比如要求三个月内上交易所,明显是拔苗助长,一旦上市实现套利便拍屁股走人。

陈鸿道告诉核财经APP,抛开其他因素,仅就传统VC来说对市场是助涨亦助跌。“行情好时会把项目代币价格推得更高,完成套利;熊市来临,传统VC因具备投资者的专业眼光,更易察觉趋势特征,往往先一步撤出市场,形成资金真空期。”

而传统VC入场的这股风潮,也的确来得快去得急。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进入熊市,“多米诺骨牌”效应开始浮现。

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,全球数字货币市值自2018年1月到达历史最高点8238亿美元后不断下跌。截至11月25日12时,总市值仅约1392亿美元,相比最高峰时蒸发约83.1%,24小时成交量约145亿美元。


全球加密数字货币总市值走势。数据来源:CoinMarketCap

2018年前三季度区块链项目融资也呈下降趋势。根据11月22日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蓝皮书》,第一季度融资项目占比29.41%;第二季度新增项目占比 24.02%,环比下降18.33%;第三季度新增项目占比19.12%,环比下降20.41%。

在杨林苑看来,传统VC避离熊市是正常反应,更何况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信仰者。当然,“如果VC能真正去孵化、帮助和推动一个行业发展,区块链世界是乐见的。”

区块链投资2.0时代来临?

币价到底会跌到何种地步?这是悬在圈内人头上的一把利刃。

从Gartner技术成熟曲线来看,目前区块链已经过了非理性的顶点,进入泡沫破裂后的低谷期。根据Forrester报告,多达90%的企业区块链项目将无法实现服务的提供。

更为严峻的是,很多没有盈利点的区块链项目余粮严重不足,生死存活就在当下。蛮子基金的金钰预测,80%的项目将会在这个“冬天”死去,即便是存有一至两年干粮的项目方,也不代表就是安全的。

穿梭于传统VC机构和Token Fund的吴幽表示,现在不仅市场上的VC募不到钱,项目方也融不到资,二者同时经历凛冬,谁也好过不到哪里去。

“每个投资机构都在密切地注视着眼前的形势。”杨林苑向核财经APP透露道。

易理华、金钰等人也表示,最近半年他们在不断复盘与思考,始终看好区块链的价值,并会理性对待市场的波动。

但即使处于如此不利的环境中,陈鸿道仍然注意到了一股不可忽视的逆向暗流——尽管熊市向牛遥遥无期,All in区块链的传统VC还在增加。

根据《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蓝皮书》,2017年全球区块链服务市场价值约4.1亿美元,预计2024年达到约305.9亿美元。2018年至2024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85.09%,预示着全球区块链产业的竞争态势将愈加激烈。

这份《蓝皮书》亦显示,截至2018年10月底,当年新增项目最多的是公有链,共55个,占15%;其次是资讯平台,共44个,占12%;再次为交易所和支付,分别为27和23个,占7%和6%。而从大类别看,金融服务类新增项目共计83个,实体经济新增项目38个,社会应用类新增项目54个。


2018年区块链新增项目行业分布。数据来源:链塔数据平台

熊市对传统VC而言是历练的最佳时机。如果说上一个牛市是草莽英雄的逆袭,那么下一波牛市是精英人群的舞池;为“Idea”买单的时代已经结束,区块链将进入真正的价值投资时代。

张议云透露,熊市蓄力主要做两件事情:一是投后管理,服务已投的优质项目,一起穿越牛熊;二是行业研究,发现并守候下一个百倍的品类和项目。

Y Community Token Fund 合伙人李刚强则把心思放在了对传统模型的突破上。结合股权投资的经验,他将区块链投资概括为F1模型。赛道即市场需求与用户痛点,赛车即商业模式与经济模型,赛手即团队,啦啦队即社群,赛车场即交易所。未来,只有当社群发出更多理性、有见地的声音,项目才会更好,社群才会更活跃。

“坦率地讲,我认为区块链投资已进入Token Fund 2.0时代。未来伴随着发行合规、交易合规,会有越来越多的股权投资机构试水区块链和加密资产,而优秀的Token Fund也会借鉴更多股权投资的经验和逻辑。”杨林苑如是预判道。
——THE END——
声明: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绝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内容仅供参考!
原作者: Vincent
咨询联系 聚龙小编 进群加微信:qyt36936 (验证申请:3918)
扫糖果二维码

共享商业利润的超级平台

扫一扫,注册共瑞城

文章点评

推荐阅读